尋找節操的柯基

天雨粟,鬼夜哭,思念漫太古。

       久违地睡了一个自然醒的觉心情大好然后就开始皮起来。 躺床上翻手机通讯录,从A到Z给所有自认为没有起床气被我吵醒后不会揍我的旁友们打电话大声说句“早上好!”
     
        打不通的有几个,打通了但是睡眠好没被我吵醒的也有几个,接了电话和我尬聊了几句的一两个,通讯录打到末尾Z的时候看到了她的名字。
 
   ……… 打吧打吧她这么善良又可爱肯定不会揍我的,明天她就要走了下次再见就是夏天了。还没等我考虑完右手拇指已经看透了我的内心麻利地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嘟了几声之后接通了,在她懒洋洋的“喂”声后元气满满地回了一句“早上好呀!”。仿佛能透过听筒看见她用浅笑回应我无厘头的骚扰w

       寒暄几句后相互交流各自的近况,她说她科目二因为运气不好考试的那辆车有问题导致没过,开学还得去补考很郁闷。我安慰她好事多磨不用担心实在不行就不考了,我给你当司机!

       聊着聊着窗外突然响起了噼噼啪啪砰砰的声音,电话里的她说“啊有人打爆竹放烟花!”“我也听到了诶,哦对,你搬家后我们两家就只隔了一条街和定江河呐。”“对啊我们两个好近的!”

       如果把我们所在的两栋楼之间的障碍物全部移走,没准以后就能用望远镜看见对方了,到时候一起去学个旗语怎么样?这样就可以给你挥旗子讲笑话啦😊

     在傍晚时分的校门口偶遇,她一身黑衣黑裤黑鞋黑色棒球帽,好巧我也是,除了没戴帽子。    她坐在另一个同学电动车后座上,我单独骑车,三人同路便一起回家。  年关将至加上归家时段,路上车很多,我们两辆电动车贴的很近并排往前,我在左她在右。  当我正回答同学的询问时,她伸手覆在了我的右手上,轻轻地用自己的手掌裹住我的手。

       “你这样我不好控车啊。”我愣了一下看向她。

       “手不冷吗?”她柔声问。

          气温零度上下,地上的浅水结了冰,我取车时候碰见她很开心就忘了戴手套,左手很不安全的插在羽绒服口袋里,单手骑车。

         “不冷的。”

           她的掌心好暖。

我才不会什么好好地陪伴你们最后一年,五十年后还要看你们在咪路咪路里喝茶聊天玩乐,泉sama一如既往地放飞自我吃着森森豆腐,未来小天使躲在角落里偷偷喝酒,空丸对着德马讲笑话,其乐融融……

如果森森和彩彩去了bibi,南条和空丸跑去p组,派在莉莉白,那一定很有趣(滑稽)

恭喜,祝幸福❤

等泉姐发声 

今年上半年的我最认真干的事情是厨缪斯,看《钢炼》和刻纸玩儿……下半年的我认真干的是厨LL,背英语学文综………   希望明年上半年我最认真干的事情是念书和厨LL……       (ps.哪儿能定制缪斯的纸雕模版

大概………真的只能承认之前这么久的陪伴只是勉强而已,每次发生争执只是糊弄地翻篇不谈,只会让下一次的冲突来得更加痛心,终究会有由量到质变的一刻,不如现在走开一点,省得到时候粉身碎骨。